都市

若有神女兮山之阿 天灯仙子(下)

若有神女兮山之阿 天灯仙子(下)

吃过早饭,杜若三人别过大叔,便出门去了。一路上,除却崇善,崇元和杜若皆是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样。杜若倒不是为了天灯仙子的事担忧,而是方才大叔说起尧光山山神时,胖虎在布袋里似乎很兴奋,一直挣扎着要出来,若不是她临时施了个小禁制,恐怕就被师兄们看见了,下山历练还要带宠物,却是有些说不过去。况且她始终觉得胖虎不同凡猫,若是被他们误认为是妖猫替天行道,那可就冤了胖虎这只吃素的胖猫了。吃素还这么胖,杜若不免为胖虎感到不值。不自觉的,笑意又挂在脸上。

崇元此刻仍在为杜若要去当那天灯仙子感到担忧,且不说这山神底细如何,他作为师兄,无论如何也不会让修为比自己低的师妹去冒这个险。想到这里,他便用余光扫向杜若,此时的杜若正偷笑胖虎,这倒令崇元觉得微恼,她竟不为自己的安危着想吗?

崇善见二人不说话,便去路边的油饼摊买了三个酥油饼,想借此打破这沉闷的气氛。杜若平日里就不怎么吃东西,若不是下山历练,须说话行事和普通凡人别无二致,她连大叔家的清粥小菜都不会动。所以崇善的酥油饼,她是如何再吃不下了。而崇元此刻正担忧天灯仙子的事,也无心情进食。所以三个酥油饼最后只能由崇善吃了。

好不容易将酥油饼硬塞进肚,崇善刚想喘口气,崇元冷不丁的一句话,又差点将他噎住。

“这天灯仙子就由崇善去当吧。”

“不行!”崇善与杜若异口同声的说到。

倒不是崇善不愿意为了小师妹冒这个险,而是他堂堂七尺男儿,如何扮得天灯仙子,何况那山神又不是瞎子,这如何糊弄的过去。

崇元也不理会二人,从怀里掏出一个墨绿色的瓷瓶。道:“这换容丹是临走时我从葛仙宫带的,如今倒是能派上用场了,虽然药效只有一个时辰,但也够了,师弟,这厢倒是劳烦你了。”说完

,崇元对崇善笑了笑。

崇善从未想过,平日里看起来正派严肃的崇元师兄竟也有,如此,如此腹黑的时候,虽然这个方法可行,但他始终有一种赶猪上架的感觉,而这头猪就是他。“既然如此,这天灯仙子就由我来扮吧,不过师兄,要是中间出现什么变故,你可千万要来搭救我。”一想到,自己一个出家道士将要变作女子被送上山献给好色的山神,崇善的脸色就好不起来。

“不可,师父的本意就是让我下山历练,好早日寻得人仙天劫的契机,若是每次都让师兄照顾,我又何时才能得道?”杜若见二人虽已安排好,心中依旧觉得不妥。

崇元看了杜若一眼,道:“如此可好,崇善扮作你的模样,待送上尧光山后,我们便一路尾随,到时候由你去救崇善,我不出手,正好也能考验考验你这几年的功力。”

杜若见他这般坚决,倒也不好再反驳,反正离天灯节还有好几日,到时候再从长计议即可。

三人漫无目的的逛着,这千灯镇除了灯火,镇上的风景也很有名气。青石铺就的长巷,灰白色的墙,一片又一片整齐有序的瓦片在木头架子井井有序的排列着,既不单调又不乏味。临街的小铺,偶有小贩挑着些瓜果蔬菜小吃路过吆喝叫卖,这种淡淡的烟火气,让杜若觉得这才是最真实的生活,温情就在其中流转。

话说那言儿与冥儿两姐妹,自与杜若一行人分别后,便找了家客栈住了下来。第二日也是一大早便出门闲逛。女孩子爱美,带冥儿吃过崇善说的西街馄炖后,言儿便进了一家脂粉铺,难得出来一次,她一定要多买些胭脂水粉带回去。

昨夜在客栈她也听闻了那尧光山山神的传闻,不过此事却与她们此行目的无关,她们来这千灯镇也不过是恰巧路过。

选好了脂粉,付过钱,姐妹二人刚出店便撞见了昨日的三个人。出于礼数,言儿还是上前打了招呼。“好巧,竟在此遇见你兄妹三人。”

崇善施了一礼说到:“缘分使然,二位姑娘可是刚买完胭脂水粉?”见冥儿点了点头,崇善继续道:“不过这家胭脂水粉却不是这镇上品质最好品种最全的,东街的那家才是最好的。”

言儿见他这般说,便笑道:“我们不过随意买了一些,倒是劳烦大哥费心了。”说完便拉住身旁的冥儿,想辞别三人。

崇善没有看出言儿的心思,忽然像想到了什么一般,道:“不知姑娘可否听说千灯仙子的事,那千灯节,你们这种妙龄女子可去不得。”

冥儿见崇善好心提醒,立即答道:“我和姐姐听说了,有个恐怖的山神是不是?”

崇善点了点头。刚想叮嘱她们注意安全,言儿却说话了:“多谢大哥关心,我和妹妹打算今日便回卧水镇,你们也多加小心。”说完便拉着冥儿走了。她怕再待下去,冥儿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

三人见姐妹二人急着离开,也不强留,将千灯镇逛的差不多了也便回大叔家去了。跟大叔说了让杜若当天灯仙子的打算后,大叔先是推辞了一番,直到三人说明自己是降妖除魔的道士后,大叔才渐渐放下心。安顿好三人后,他便急匆匆的去了镇长那里。他要告诉镇长,镇子有救了。

吃什么可以给胃排毒
吃什么清肠胃排毒通便
口燥咽干口臭怎么办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