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次元

位面守護局第二十回千鈞一發

  位面守护局 第二十回 千钧一发

  “当然知道”张静右眼也有引力波扫描智能分析仪,通过扫描,她能看到,那个宫殿里有着无数尸骨,从骨龄以及骨架形态分析,都是年轻女性

  “但我不怕,因为如果我能在死前帮助楚枫大人突破修为,那我短暂的人生,也算是有了一个辉煌的成就”说着,张静看着楚枫,很是崇拜的神色,不得不说,每一个位面守护者,都是演技高手:“我是读着你的故事长大的,你的英雄气概深深影响着我,你的力量令我着迷……”

  楚枫心中有些触动,送来的女人很多,无一不是掩面而泣,到死都是一脸绝望,他看多了,也看腻了,如今,这样的张静到他面前,着实吸引了他

  如若按照以往的步骤,楚枫取了修炼药修炼,如若失败,他就会利用禁术抽干女子的精元,延长自己寿命……但,他也发现,最近每一个女子能延长的寿命越来越短,他知道,大限有一天终会到来,而无数次修炼的失败,让他倍感挫折,张静的话,也的确说到了他的心坎

  楚枫虚着眼,上下打量着张静,眼睛与嘴角时不时做出一个细微的变幻,来回踱步,看不出喜怒

  张静依然镇定,但心中却保持着全面的警惕,她知道,楚枫随时可能会出手杀了她

  他忽然停下来,面色阴沉,对着张静冷冷说道:“你一个区区女子,还是普通的灵武,你打算怎么帮助我”

  当楚枫问出这句话的时候

  ,白不凡心底可算是松了一口气

  “修武之道,不在于时间,而在于机遇,您说是吧”张静微微笑着,“机遇”二字,似乎有所影射,故意加重了语气

  “的确”楚枫也露出了微笑

  “既然,这么多时间都过去了,为何不让我试一下,就算失败,于你也没有坏处……”张静一步步施展着自己的计划,看着楚枫一步步掉进去

  但,楚枫可是老狐狸,谨慎的他,并没有立刻答应忽然,他面色突变,怒视着张静:“我看你是活腻了吧,拿我来做你的试验品”

  楚枫的怒火,让其力量轰然爆发而出,强大的武力压迫这一方天空,无尽的武力风暴咆哮着,怒吼着,天昏地暗……

  张静冷冷笑了一声,一副无惧死亡的样子,反而以一副悲哀的神色看向楚枫,随后重重叹了一口气:“哎……”

  看到这个样子,楚枫忽然收了力量,对张静笑道:“我相信你……”

  张静内心则轻蔑一笑:“这楚枫,还以为我是个十六七岁的小姑娘呢,真要杀我,出招就可,哪需要这么大阵仗,分明就是试探,本姑娘做位面守护者,见识的比你多哪里去了,你这样能唬得住我”

  虽然内心如此想,但脸上还是一副很开心的样子:“谢楚枫大人信任”

  “那,开始吧”楚枫虽然答应了张静,但依然以一种警戒的神色看着他

  张静立刻说道:“我需要先了解你的力量……”

  “不行”楚枫面色阴沉,断然拒绝:“直接说方法,我自己去试”

  “那,看一眼总行吧”张静故意做出一副十分好奇的样子,还盯着楚枫眨了眨眼:“从小只是听说楚枫大人的雷霆有多么闪亮,但,却没有亲眼看过……”

  楚枫看张静这模样,竟然被逗乐了,裂开嘴一笑:“你这个要求,是满足你自己好奇心吧……”

  张静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又一副撒娇的语气:“楚枫大人~英明”

  “好吧,给你看看也无妨”楚枫说着爆发了力量,一道七色雷霆如神鞭一般扫过天空,划过大地,奔腾而走,气焰非常

  就在这个瞬间,张静右眼内的分析仪启动,楚枫身体内的力量波动,完全被其捕捉

  “血脉内探查到独立局限四维空间,其内探查到独立能源,正在分析能源……”

  “独立能源停止,分析失败……”

  此时,楚枫已经收了力量,张静心中一紧:“还差一点儿”

  白不凡也看到了这种情况,他发现这个楚枫十分的谨慎,此时的他已经准备着位面穿越,却看到张静迟迟没有传送坐标他知道了张静想做什么,内心呐喊着:“张静,你可别乱来,对方可是天武巅峰,而且,如若他的能力真的是外挂,那可是攻击类的能力外挂”

  “就算依赖光能设备,你也不是他的对手”

  “楚枫大人”张静此时还十分惊愕地看着雷霆扫过天空大地留下的惊人的伤痕,久久不能回神,她呢喃着:“竟然能领悟出如此强大的力量”

  “怪不得,当初楚家就凭借你的雷霆,一统破碎的天武大陆,让人民从此免于战争的祸乱……”

  “不过,送走了战争,却迎来了比战争更可怕的奴役”当然,这句话张静只在心里想了想

  “看完了,该做正事了”楚枫恢复了严肃的表情:“如果你敢耍我我会让你……”他眼神变得狰狞起来,一字一顿:“生不如死”

  张静笑了笑:“楚枫大人,我怎么敢耍您”随后,她保持着微笑,对此楚枫伸出手,道:“来,把你的手给我”

  楚枫半信半疑,但也看不出任何破绽,但却没有照做:“我说过,什么方法说出来,我自己试”

  “这楚枫,警惕性太高了”张静一时没了办法,但,表面没有慌乱,而是随意问道:“我有一种修炼方法,但因人而异,我需要先感应你的力量”

  “全部方法告诉我,我有足够的时间,一个个去尝试,我自己会分辨”楚枫面色阴沉了下来,他对张静已经产生了怀疑

  张静对楚枫甜美地笑了笑:“楚枫大人,我一个小小的灵武还能害了您不成……”

  “哈哈哈”楚枫大笑起来:“当初,我还仅仅是一个小小的玄武,就是因为我的敌人轻视我,所以才让我有了可乘之机”

  “才有了如今的楚家天下”

  “前车之鉴啊”楚枫语重心长地说道,随后力量含在手心,如若不是右眼的分析仪,张静还发现不了,她知道,他已动杀心

北京京科银康中医医院价钱多少
郑州治疗前列腺结石方法
九江治疗精囊囊肿医院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