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

夢回武唐春第250章坦誠相對

  梦回武唐春 第250章 坦诚相对

  李遥这可就好奇了,娄师德可是凤阁的大詹事啊难不成他还得熬夜加晚班凤阁里真的就有这么多事儿,等着他这个大詹事去处理吗李遥着实是有些想不明白啊皱起眉头,李遥看着董丞问道:“大詹事每天都这么晚才回去吗”

  “不知道,我一个中郎,哪里知道大詹事的事儿,你要想找他,自己去找吧我陪你逛了一下午了,我可得回去好好休息了,本来我下午就能走的,都是陪你逛的,把我时间都耗没了”董丞一脸不爽的回答李遥

  李遥也懒得理他,匆匆的和他説了两句,李遥便是理也不理董丞的又进去了凤逍庭内,董丞自然是赶紧的走人,也不想再和李遥耗下去了,李遥这阵儿就是想知道,娄师德是不是还在凌殿内

  而让李遥感到意外的是,娄师德这老王八蛋还真就挺敬职的,他来到凌殿中的时候,凌殿内正灯火通明,娄师德依旧是如白天一般,座在那长案之后,埋头看着身前的政本儿,眉头紧锁,连李遥进来了,娄师德都是未曾抬头,李遥也不知道,他有没有察觉到自己进来

  迈着缓步走到长桌前座下,李遥问道:“老哥,你这么晚了,还在这儿奋斗啊你可真他奶奶的敬职啊”

  “你回来了我可一直在等你呢”娄师德埋着头,不咸不淡的回了李遥这么一句

  “我还以为你没发现我呢感情你早察觉到我进来了”李遥扯起嘴,没好气的嘟囔起来

  娄师德只是发出呵呵的轻笑,并不多言

  李遥看他如此奇怪的模样,心里也是不停的在打鼓,凭娄师德的聪明,他一直在凌殿内等着自己,肯定是想等着凤阁内所有人都离开以后,他有话要单独和自己説,李遥基本上也能猜到娄师德想和自己説什么

  所以,不等娄师德説话,李遥便是率先的对娄师德説道:“老哥,就剩咱俩了,有什么话,咱们就坦诚的説了吧我也不想和你隐瞒下去,毕竟我们二人还有diǎn酒之谊的忘年交情,收适安道买的时候,你也帮过我,我冯xiǎo宝记你这个情”

  “你説吧太后派你进来凤阁任职,主要目的是什么”娄师德见李遥都把话説到这个份儿上了,他也不废话,抬头盯着李遥直截了当的问道

  “对付你”李遥简简单单的张嘴吐出了这样三个字

  娄师德的脸色刷一下便是白了,刹那间,娄师德心中甚至是在绞痛,想他娄师德为大唐三代君主尽忠一生,如今更是尽心尽力的在辅政李旦,可以説是为大唐尽忠一生,到了如今这个年纪,都还未卸下重任

  可武则天却是要对付他,你让娄师德如何能不心痛呢

  李遥看着他这个样子,心里也是十分难受,低头对娄师德説道:“当着老哥你,我也不隐瞒了,太后这次让我进凤阁,一来是想把老哥你从凤阁大詹事的位置上拉下来,二来就是想让我把琅琊王李冲安排在凤阁内的人手,全部都揪出来,将他们全清出凤阁”

  “呵呵好一人武媚娘啊老夫为大唐尽忠一生,她现在竟然处心积虑的要对付老夫,早些年,老夫为了不与她过多抵触,甚至是处处的避让着她,她多次举荐人进凤阁,都被老夫回绝,就是不希望与她发生冲突,可她这次却是把你送了进来,对你,老夫可真是不忍拒绝啊”娄师德老眼中含着泪花,仰头长叹的对李遥説了这么一句

  “老哥……”李遥语塞,久久无言

  李遥现在才明白,什么叫真相是残酷的,有些时候,自己撒些谎,或许还能让人开心快乐一些,像他现在这样,坦诚的告诉娄师德自己的来意,换来的却是娄师德无尽的伤心,这也并不是李遥想要看到的

  坦诚也许并不是错,可错就错在时机的对错与否啊

  娄师德叹息一阵,他又是回过神来,看着李遥摇摇头,淡笑道:“其实到了老夫这把年纪,根本就不看重这什么大詹事之位了,若不是老夫一直念着先帝之情,或许老夫也早已卸任告老还乡了”

  “老哥,你的路还长着,你别这般感概”李遥淡笑

  他可知道,武则天继位之后,娄师德会得她重用,成为大唐宰相,就是后来他不干了,也是推荐的狄仁杰成为的宰相,而这些事,是到了公元691年去了,现在才是公元685年,所以娄师德的路还长着呢

  李遥当然知道,他不会这么快就被武则天给拉下台去,如今的娄师德有此一着,那也是必然的,这只不过是给他日后成为武则天宰相做下一个铺垫罢了,仅此而已,只是李遥觉得可笑,娄师德又何必这般伤心呢

  娄师德肯定不知道李遥想的这些,又是叹道:“她武媚娘若是想让老夫卸职,直接对老夫説便是,老夫二话不説就会将这大詹事之位卸下,她又何苦与老夫玩儿这些阴险的东西,这才是真正伤老夫心的原因啊”

  “老哥,你听我一句,我给你出个招儿”李遥突然是话锋一转,眨着眼睛低声的对娄师德説道

  “什么”娄师德好奇的皱起眉头,一脸不解

  他一向知道,李遥的鬼diǎn子特别多,这次武则天明摆着是要他来对付自己,李遥难不成又有什么鬼diǎn子,即能圆了武则天委派给他的任务,又让他娄师德从凤阁这个泥潭之中全身而退吗

  娄师德自然不是傻子,他肯定知道,武则天让李遥来对付他,説白了就是想要对他下手的前兆,如果这次事情他处理的不好,不仅是他得遭武则天毒手,恐怕李遥的下场也好不到哪儿去,凭武则天的心狠手辣,这些事情显而易见

  李遥眼珠子转转,立马将嘴凑上前去,低声的对娄师德説道:“老哥,现在太后和琅琊王不是争的你死我活吗两人现在都是大唐实力最雄的主儿,他们二人即然都想要这凤阁,那老哥你又何必夹杂在两人中间,左右为难呢”

  “你的意思是”娄师德追问

  “老哥何不将这凤阁,交到两人中的一人手中,让他们二人去斗个你死我活,然后老哥你一边享清闲去,只要你还在大唐一天,那你就是从凤阁里退下来的元老级别人物,谁敢动你而琅琊王又是皇室至亲,他肯定会时刻护着老哥你的,太后就算想对你下手,她也不敢啊到时老哥你只须游走于太后与琅琊王之间,便可自保,还能获益匪浅”李遥讪笑着给娄师德出起了损招儿

  娄师德听的连连皱眉,过了好一阵儿之后,他才盯着李遥轻笑道:“你现在就是这样干的吧游走于他们二人之间,自己获益匪浅”

  “呵呵我这是xiǎo人物,不这样,我连活的机会都没有啊你説是不是”李遥呵呵一笑,乐的应道

  “我娄师德何等名声,要我做如此下作之事,我是万万不能为的,不过你所説的将凤阁交于他们二人其一,这事儿倒是可以商量,反正我现在也不想再陷在凤阁这个泥潭中了,早一步抽身,那到也是不错的选择”娄师德伸手挼着下巴下的胡须,微笑着回答李遥

  李遥见他想明白了,心里也就松了一口气了,只要娄师德能自己从凤阁大詹事的位置上退下来,那他就不必与娄师德斗了,而且李遥最不想的就是和娄师德这个老哥斗,从他刚穿越到大唐以来,娄师德都可以説是他的良师益友,帮了他很多,面对这样一个忠心耿耿于大唐的老人家,李遥又哪里提得起那个狠心来对付他呢

  长长的叹了口气,李遥也是轻松道:“老哥你能想通就好了,不过我到是有些好奇,想知道老哥你如果退下来,会将凤阁大詹事之位,交于谁是太后手下的人,还是琅琊王手下的人呢”

  “武媚娘手下,现在并未有出色的人来接替凤阁大詹事之位,她自己又是太后,不能胜任大詹事,与她相比,琅王爷要优越的多,他手下不但人才众多,自身也可以以王爷的身分

  ,将凤阁大詹事之位接替,让给他,到是一个不错的选择,这样一来,还能反将武媚娘一军,让她也知道知道,老夫可不是好惹的”娄师德冷着脸,语气冰冷的回了李遥这么一句

  李遥当场就听愣神儿了呀他本来的想法是,説服娄师德,要他将这位置直接让给武则天,这样一来,他不就顺利完成武则天交给他的任务了而且到了武则天接任凤阁之后,他就能将琅琊王李冲给他的那份名单交给她,让武则天自己去清除李冲在凤阁的人手

  这样一来,李遥就可以把全部推到武则天的头上,他再去给李冲花言巧语几句,李冲也没有理由怪罪他不是

  可是现在问题来了,娄师德竟然是想要将凤阁交给李冲,这可就让李遥有些难办了,本来将娄师德从大詹事的位置上劝下来,亦是十分不容易了,现在还想他将大詹事之位让给武则天,那简直就是根本不可能的事儿啊

  想到这些,李遥不由的伸手抓起脑袋,苦笑道:“老哥你怎么想,那就怎么做吧我反正也没办法左右老哥你的想法”

  “我知道,你想让我把凤阁让给太后,但那是不可能的,我只会让给琅王爷,他李家待我不薄,我不能出卖李家皇室,至于你和太后间的事儿,等我将位置交予琅王爷以后,你自己想办法解决吧”娄师德盯着李遥,十分冷静的回答他

  “也是,如果我没有能力将凤阁拿下,将之交到太后手里,那我对太后也没有什么利用价值了,老哥你这不是害我,是无形中在帮我,我就接受老哥你给我的这个挑战吧”李遥只能是低着头,苦涩的应声

  娄师德会心一笑,乐的扯脸看着李遥,沉默了下来,心里对李遥自是赞不绝口

菏泽治疗阴茎异常勃起方法
龙岩治疗阳痿医院
江门治疗子宫内膜炎医院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