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生网

一br鹅毛大雪在辽东这块土地上飘了三天三(1)

(一)
鹅毛大雪在辽东这块土地上飘了三天三夜之后,终于在今天中午停了下来。积雪将这片土地染成了白色,一望无际的白色;灰白色的天空似乎很低,仿佛就在士兵们头顶。
这是一条山路,是附近关口通向关内的两条路之一,前面几百步便是一个分叉路口,路口右侧便是通向关内的另一条路。这条路虽然不宽,但是却很平坦,路两侧是两座低矮的山,山上树木丛生,虽然正值冬日,但隐蔽性依旧很好。
“大哥,怎么还不来?”左侧山头两个灌木丛后面发出声音。声音铃铃,是个年轻女子在说话。
“别着急,再等等看。”旁边身形削瘦的汉子狄横眼睛直视山路。
“将军,这样等着也不是办法啊!几百个士兵都已经冻死了,而且看这天气,天黑之前又会下雪。”旁边一个参军道。
“不然呢?难道现在撤军?那我们不是白等了三天三夜吗!”狄横横着脖子轻声斥责着,“一切听我命令,违令者,斩!”
正在说话时,西侧山头一阵混乱。四个士兵不顾其他人的呵斥,往山下跑去。身后几个士兵,拿着武器追了上去。
“逃兵?”狄横冷笑一声,大弓已然在手,搭上一支羽箭,拉弓满月。
“嗖!”羽箭破空而出,在灰白的天空和雪白的土地之间飞行,穿过一个逃兵的脑袋。溅出的鲜血将那一小片雪地染成了“血地”。
再次拉弓,三支羽箭同时射出。三个逃兵倒地而亡。
追过去的士兵将四个尸体拖到远处掩埋了。
军队中的气氛变得很奇怪,没有人敢说一句话,各个面面相觑。如果继续等下去,有可能活活被冻死,也有可能等到敌人过来打一个漂亮的伏击战。可是敌人到底会不会过来呢?
他妹妹狄琪开口了:“大哥,这有两条路,为什么断定敌人一定从这条路过呢?敌人也可能在那个岔路口过那条路啊。”
“不会的。”狄横信心满满。
“为什么?”
“没有为什么!”狄横有些生气道,“我说什么就是什么!”
狄琪不满地努了努嘴,眼睛掠过大哥眼睛,内心奇怪,又去看大哥的眼睛,大哥的眼神却又恢复了以往的严肃与狂傲。
她刚才分明看到了大哥眼神中的落寞与自责!
狄横再次向全军传达了“活捉主帅萧叔庸”的军令。
(二)
有军队出现在了前面的山路上,正向这边行进。
山上全军全都安静埋伏,只等将军狄虎下令了。
越来越靠近,狄琪看到对方帅旗上写的是一个大大的“刘”,已经知道了来者并不是主帅萧叔庸,而是他的先锋将军刘天宇。
待敌人已经到两山中间时,狄横右手一挥,全军出击。
山上羽箭如雨林一般射下,稍后山脚步兵又上阵杀敌。
不多时,敌人已被全歼。
(三)
狄横苦等三日未果,撤军B关。
“本来是他们要进关,现在我们守住关口,他们又不敢来了。看来短时间内不能歼灭萧叔庸的部队了。”狄琪道。
“这本来不算是战败,但是到了皇帝那里就成了出师不利,有辱国体。如果五日后不能歼灭萧叔庸的部队,我们就得 回京,赴京领罪了。”狄横恨恨道,“但是,将在外军令有所不受!”
“狄将军!”参军脸色一白,他知道大事不妙,自己专司督察,为皇帝办事,狄横此言,是明目张胆与皇帝不合,那他这个参军现在有性命之忧!
“将军听我一言。”参军后背内衣已经被冷汗浸湿,但他强作镇定,“将军若依圣旨行事,那回京后即使被皇上冠以败军之将之名,将军受到的处罚也是很小的。但是倘若将军此次违抗圣旨,若是赢了,将军亦无嘉奖,反倒要被治罪;若是输了,后果如何,将军自然是知道的。”
“好一个王参军,临危不惧,不错!”狄横道,“本将的父母还在京城,怎么可能会违抗圣上的旨意呢?”说完苦笑一声,只是这个表情在场没有一个人注意到。
“军师,可有什么好办法?”狄横道。
“只要能将他们引出来就好办了。”
“不如不说。”狄琪嘀咕道。
任狄横使用什么办法,对方就是坚守不出。
(四)
五日后。
“天气冷,这件大衣披上,可不要丢了。回家后记得洗干净。”狄横给狄琪披上了一件白色大衣,叮嘱道。
狄琪心道:“大哥怎么变得这么婆婆妈妈了?”
为避免敌人发现而追击,大军三更开拔,撤向京城。
“我大哥呢?”狄琪问参军,“怎么不见了?”
“将军说让我们先走,他办完事情就回京。”
狄琪拍马掉头,回到营地,却找不到大哥的踪影,心想:“大哥去干什么了呢?他会不会从那条路返回关内呢?”于是快马加鞭,向关外前行半里,便到了几日前埋伏点附近的岔路口。
走岔路口右侧那条路,驰马不到半里,便看到了一匹马正优哉游哉地走了过来,一边吃,一边走。那是她大哥的马!马在这儿,那人呢?而且马上连马鞍、缰绳这些也都没有了。
她心中一急,差点哭了出来。大哥的马是从前面走过来的,那大哥也可能在前面。
马儿飞驰,可她还是一个劲的用马鞭使劲鞭打着马屁股,驰了半里,又有一匹马停在这里。这匹马被缰绳栓着。
狄琪四下一望,看不到人,但是远处却传来了狼嚎声。不过她却丝毫不怕,她怕的是她大哥出事。
注意到旁边有一条小小的脚印,狄琪顺着脚印而行,来到了一处高地。
一个人倒在血泊里,已经死了,狄琪奇怪的同时庆幸那人不是她大哥。远处有一座坟墓,墓碑前躺着一个人,那人。
那人锦貂裘帽,脸型削瘦,正是自己的大哥。
狄横还没完全死去,看到狄琪趴在自己怀里大声痛哭,勉强作出一个笑脸:“别哭,大哥欠她一辈子,当以性命偿之。今日自裁谢罪,理所应当。”
狄琪感受着大哥慢慢冰冷的肌肤,看了一眼眼前的墓碑。
“爱妻谢婉婷之墓,萧叔庸立。”
“谢婉婷?他不是大哥曾经的心上人吗?”狄琪收起眼泪,背着大哥的尸体一步一步向山下走去。
(五)
一月后,京城,狄府后花园。
“ ,大衣里面有一封信。”洗衣服的仆人将大衣里找到的信递给狄琪。
狄琪打开信,读道:
“珍惜眼前人,方能不留遗憾。大哥没有珍惜婉婷,以致她后来远嫁萧叔庸,遗憾不已。前年征战辽东,在这次的岔路口与萧叔庸、婉婷相遇,一时气愤,与萧叔庸厮杀。本来那一刀下去,萧必死无疑,谁知婉婷以身躯挡住那一刀,当场身亡。此去辽东,名为打仗,实为解决大哥私事。今晚我约了萧叔庸在婉婷坟前解决私人恩怨,若大哥赢,便自裁向婉婷谢罪;若大哥输,被萧叔庸杀死,那也无怨,姑且也算是给婉婷赔罪了。替不孝的大哥照顾好父母!
“珍重!”

共 2 84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将军远征,未曾裹尸沙场,却也终未回还,而其中的缘由,却是一场以命抵命的情殇。辽东的雪地里,一支队伍潜伏在山路边,等待敌军的出现。他们在大雪天苦等三天,终于等来的敌军,并大获全胜,把敌军全歼,只是,他们消灭的只是敌军的先锋部队,主帅和主力部队并未出现。五天后,部队不得已撤军,将军把一件大衣披到妹妹身上,叮嘱她回家后洗洗。归途中,妹妹发现没有了哥哥的行踪,一路找过去,却发现哥哥和另一个人都倒在血泊中,对手已死,哥哥也奄奄一息,而他们战斗的地方,居然是哥哥以前的心上人墓前。“大哥欠她一辈子,今天,以命相偿,自裁谢罪理所应当”,这就是将军的最后遗言。一个月后,妹妹带大军返京,在哥哥的大衣里发现一封信,才明白了哥哥和敌军主帅和以前心上人的恩怨纠葛。原来,是当年大哥没有珍惜心上人,导致她远嫁他乡,后来出去征战,遇上对方,因为一时气愤,与情敌相斗,在紧要关头,曾经的心上人舍命相挡,死在了他的剑下。大哥今日的死,只是为了解决私人恩怨,偿还这一世情殇。珍惜眼前人,方能不留遗憾。这么简单的道理,有多少人能真正明白呢。一篇很精彩的传奇小说,推荐阅读【编辑:红尘有爱】
1 楼 文友: 2015-0 -18 20:49: 0 剑歌的武侠传奇小说都写的不错,欣赏了,问好。 轻拥沧桑,笑语流年
2 楼 文友: 2015-0 -18 20:50: 9 将军远征,未曾裹尸沙场,却也终未回还,而其中的缘由,却是一场以命抵命的情殇。 轻拥沧桑,笑语流年
 楼 文友: 2015-0 -18 20:52: 4 珍惜眼前人,方能不留遗憾。这么简单的道理,有多少人能真正明白呢。一篇很精彩的传奇小说, 轻拥沧桑,笑语流年
4 楼 文友: 2015-0 -18 21:46:20 嗯,有特色~作为限制一定字数的片段小说(我不知道这个词是否专业),还是蛮不错的~~
回复4 楼 文友: 2015-0 -18 21:49:17 哈哈,欢迎桐哥到访,不过这篇之前是不限制字数的,换言之不属于微型小说。本来投的是情感小说或者传奇小说,是编辑改成微型了。不过,这篇同样适用。廊坊牛皮癣医院哪家好
淮安白癜风医院哪家好
秦皇岛男科医院哪家好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