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育

玄门诡医第四九七章是他

玄门诡医 第四九七章 是他?

刚开始绿芽确实没有找到什么痕迹,不过唐玦又去了几次,却还是什么都没有找到,这就更加让她觉得这个偷盗的人十分有本事了,没有找到蛛丝马迹,不代表就没有盗贼,当然也有可能是里面的工作人员监守自盗,但是从那天的情况看来,似乎不太可能。

这个世界上有很多种方法,能够让人在不知不觉中做了一件事,并且之后他还不知道自己做过那件事。我们统统将这些方法归结为催眠。一个真正厉害的催眠大师能够让别人为自己做任何事。

唐玦认为这件事如果什么痕迹都没有的话,一定是跟催眠有关,至于谁被催眠了,她又将拷贝回来的视频看了一遍,事实上自从唐玧和所长一起将菌种放回保险柜之后,就没有人再动过。不知道什么原因他们这些很想知道菌种里面的特殊物质是什么的人,竟然忍了这么久才再次打开保险柜来查看菌种。

只不过当他们打开保险柜的时候,虽然还是一样的试剂瓶子,但是里面的东西明显已经变质了。大家不需要显微镜,一眼就看出了,这根本就不是菌种,菌种只要一点点,就能够配制出一种新型药剂了,怎么可能全部坏死呢?当然也有人猜测可能是唐玧毁掉了菌种,但是当时唐玧是跟所长一起僵菌种放进保险柜的,这个保险柜是一个冷藏的保险柜,如果菌种遭到了破坏,所长一定会知道的。

而且菌种这么珍贵,可以说整个华夏,甚至全世界就只有这么一小试剂瓶,要么疯了,不然谁会将它毁掉?

唐玦知道这事儿不是唐玧做的,别人不知道他,她是知道的,唐玧对自己的事业,近乎是带着一种膜拜的感情。那么除非他被人催眠了。不然是肯定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的。而研究所的保险柜需要两个人才能打开,难道……

她想得有些头疼,南宫熠给她端来一杯热牛奶:“别想了

玄门诡医第四九七章是他

,你怀着小baby呢。小心累着了,宝宝会抗议。”

唐玦接过牛奶,喝了一口,从善如流地换了个话题:“你最近都在忙些什么?有没有去看龙腾?”

说起龙腾,南宫熠倒像是想起来了什么:“我没有跟你说吗?龙腾走了。”

“走了?什么时候走的?”唐玦倒是从来没听任何人说起过这件事。不过听到龙腾走了,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反应,龙腾身为一个特殊部队的少将,自然不可能想小说里写的那样整天没事干,晃着个膀子。只是他临走之前都没有跟她说一声,令她心里有些空落落的。

“嗯,就是他们说菌种失窃的前一天,我真的没有告诉过你吗?”南宫熠仔细想了想,“唉,这几天事情太多了。光是一篇报告,比打一架都累。”

唐玦笑起来,过了片刻才问:“那个,他的病……好了吗?”唐玦不知道该如何开口,但是又关心治疗的进展,毕竟龙腾的这一切也算是她造成的。

“差不多应该没事了,你放心吧,我是严格按照你的交待去进行的,没有一次偷工减料。”南宫熠说着习惯性地刮了一下她的鼻子,“这么关心他?我可是会吃醋的哦!”

唐玦一巴掌拍在他俊美的脸上。南宫熠却顺势抓着她的手,放在唇边亲了亲。唐玦便将自己的猜测跟他说了,南宫熠点点头道:“也不是没有这个可能,只是我还没有遇见过这样的人。”

唐玦也没有遇见过。不过没有遇见过不代表不可能。

“只是这个人的目的是什么呢?难道也是做这类研究的吗?”唐玦自己是个修行者,对很多东西看得很淡,再说她自身拥有灵力,当然不明白这在她眼里根本不算什么的菌种在普通人眼里代表了什么,那可是青春、长寿,以及大量数都数不清的金钱。

“傻瓜!”南宫熠摸了摸她的头。想到唐玦一向对金钱没没什么概念,很多时候帮别人看诊也不知道要钱。像以前帮洛霆锋,还被他太太那样误会,结果唐玦也不知道要钱,好在洛霆锋还算懂事,后来主动送来了诊金。

南宫熠忽然想起来,他初次救她,他们落进了一个溶洞里面,在那里发现了碧玺矿脉,那时候唐玦捡到一块粉红色的碧玺,那是一块宝石级的碧玺,后来被他用自己粗糙的手工雕成了一朵花,唐玦至今戴着。那时候她也是这样萌萌地问他,说不是价格高昂的东西才有人做假吗,怎么低价的东西也有人造假?那么幼稚的问题,偏偏她问出来那么可爱。

一瞬间,南宫熠有些迷离,轻轻将她拥在怀里,过了一会儿才找到自己的声音:“你觉得会是谁?”其实他心里有一个猜想,只不过说出来怕唐玦不高兴。

唐玦这次不知道为什么竟然猜到了他心里的想法,莫名地说了一句:“你心里已经有了答案是不是?你既然认为是他一定是有你的道理的。”唐玦第一次没有站在朋友的立场,而是完全信任他,南宫熠感到心里暖暖的。过了一会儿才叹了口气道:“如果是他,事情就好办多了,至少他不会拿着菌种去盈利。但是若不是他,就有些麻烦了。”现在他最担心的还是有人会借着这次机会炒作出用菌种培育出来的药品。那样会很麻烦。

唐玦也在一瞬间想通了其中的关节:“洛霆锋有个妹妹,叫洛霆媛,是他的未婚妻,一直昏睡多年未醒,可能这就是他拿走菌种的目的吧。”

“如果是这样,就让他拿走吧。”

唐玦嫣然一笑:“我也是这样想的。”她并不认为菌种能够敌得过他们之间的情谊,只要他开口,她会心甘情愿地送给他,甚至配制出比这个菌种更好的药来,或者让她亲自跑一趟也灭幼关系。只是龙腾没有跟她说,什么都不告诉她的前提下,就这样拿走了菌种,她感到十分不高兴。

她的失落南宫熠一眼就看出来了,安慰地搂了搂她的肩膀,叹道:“我只怕不是他。”(未完待续。)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