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

末日审判书126地下城2

末日审判书 126.地下城(2)

施法者需要将自身的魔力在魔法书或者其它的媒介上刻画出来,然后在通过自身魔力的引导将法术完整的释放出来。福克斯属于召唤类的施法者,他的亡灵大军必然不是普通的魔法书能够完成的法术,到那个级别的法术需要一个至少二级的祭坛。芭芭拉现在要做的就是找到那个祭坛的位置。

“邪恶施法者躲藏起来想要找到是很难的,但是那个二级的祭坛却是死的,只要我们找到那个祭坛,就一定能抓住他。”这是芭芭拉的计划。

“你确定祭坛的位置就在下一层?”温蒂问道。她是一个白银骑士,冒险经验却不是很丰富,特别是像这种地下城的探险,相对的她一路上问得问题也特别多。

“也许在在下一层之后

末日审判书126地下城2

,还有下一层。”芭芭拉说道,“这样的祭坛,位置固定之后就不能再移动了,通常施法者都会有完成的保护措施。通过祭坛召唤出来的亡灵组成大军之后,再行动。”

“我在众人面前发过誓言,一定要将福克斯的鲜血涂满白色的墓碑。”梅林的语气不容置疑。

队伍的气氛有些压抑,偶尔出现的亡灵骷髅很快就倒在雷克的剑下,最后在芭芭拉的带领之下,队伍在独眼巨人建造的石柱前面停了下来。

这里和其它的地方看起来没有什么不同,梅林狐疑地望着芭芭拉,只见她将手指放在嘴巴跟前,做出了一个噤声的动作。然后摒住呼吸,双手按在面前的石柱上面。

石柱已经存在许多年了,花纹都已经模糊,不可辨认。不过在芭芭拉的动作之下,一个拇指大小的空洞慢慢的出现在梅林的面前。

“那边相对应的地方也有一个这样的小孔!”芭芭拉说道。

梅林三两步跑了过去,学着芭芭拉的动作在巨大的石柱上摸索着,果然,他也发现了一个拇指大小的孔洞。

“接下来怎么办?”温蒂问道。

“魔力结晶,两颗魔力结晶同时塞进这两个孔洞里面。”

魔力结晶梅林的手头上刚好还剩下一些,这是当时梅林带着苏拉和拉吉在这里打亡灵骷髅和独眼巨人得到的魔力结晶。

梅林和芭芭拉两人拿着魔晶,同时塞进那个孔洞里面,紧接着两个石柱开始抖动起来,咔嚓咔嚓的声音过后,石柱裂开无数细小的裂缝,裂缝越来越大,渐渐石柱表面的石头落了下来,露出里面暗黑色的质地来。

轰隆一声,两个石柱忽然倒下,然后砸在地面上,陷入地面之下。当梅林眨一眨眼睛仔细的查看时,倒下的两个黑色石柱之前不知道何时出现了一层一层的台阶,那台阶深入地下,看过去,根本就不知道有多深。

梅林打头踏上了黑色的台阶,就在这个时候,雷克说话了只听他说道,“慢着,殿下,让我先下!”

雷克的想法是好的,不过对于地下城的第二层来说,却是没有用处的,因为通过这个台阶下到里面去根本就不知道敌人安排的是什么内容,所有下去的先后顺序毫无意义。但是芭芭拉却不能说什么,她只是这样想,并不能确定,邪恶施法者的习惯和爱好她并不清楚。

芭芭拉跟在梅林的后面往下走,这石柱没有多高,但是倒下去出现的台阶却像没有尽头一般,芭芭拉已经不记得往下走了多久了。

“这是幻境,不要松手。”

梅林只右手一紧,眼前一亮,然后身体猛的被人往后一扯,“梅小林,你拉这么紧干嘛,赶紧松手!”

梅林摇摇头,他的两边是明亮的长长的走廊,右手上拽着一身波西米亚长裙的苏冬梅,上林县的年轻县高官,梅小林的直接大领导。

“松手,梅小林,你赶紧松手!”苏冬梅满脸不悦,左手去扯被梅林紧紧的拽在手中的右手。

“对不起,我们这是在哪里?”梅林精神有些恍惚。刚才地下城里面发生的事情就像是梦境一样的不真实。

“刚开完会,县里决定调你到山林县任县委秘书长,你可要好好干!”苏冬梅了说道。

“不去,我为什么要去县委?”梅林问道。

“难道你想一辈子都呆在巷贤镇?”说完,苏冬梅就转身离开了,梅林追了上去。不过苏冬梅走得很快,梅林怎么都追不上,追着追着前面得走廊出现了一道明亮得散发着白光的拱门,梅林下意识得闭上了眼睛。

哗啦,哗啦,外面正在下着大雨,梅林浑身都湿透了,他漫无目的在大雨之中走着。忽然一把漂亮的花伞出现在他的头顶上,遮住了大雨。一身白色连衣裙的苏冬梅像一朵洁白得莲花出现在梅林的面前。

“我落榜了!”梅林脸上分不清是流水还是雨水。

“没有关系,我等你。”

……

芭芭拉这个时候紧张极了,紧张得手心里面全都是汗水。跪在她面前得男子金发飘扬,眼神足以融化落落克拉山顶的冰川积雪,“芭芭拉,嫁给我吧!”

“不,梅林,我不能嫁给你!”

“为什么,我是真心的。”

“你已经有了莉亚,还和温蒂纠缠不清的。芭芭拉不可能嫁给一个花心的男人。”芭芭拉睁大眼睛,眼前得男子面容变得模糊,逐渐得看不清长相。越是努力的辨认,越是看不清楚。

“芭芭拉,我爱你。”男子吻了芭芭拉的手背,她只感觉浑身一软,整个脑袋变得空洞起来。

芭芭拉从床上坐了起来,在她面前是一个头发花白得哥特老男人。

“芭芭拉,我的爱人,为你准备得舞会就要开始了。你还不去换衣服吗?”

在芭芭拉面前是一座高大雄伟的金殿,无数蜡烛将金殿照亮的好像白天一样,穿着华美衣服的女仆和宾客在大殿里面走来走去,周围是异邦的艺术家演奏欢快的音乐,一切都是如此的美好。只是眼前的男子面容变得模糊,不可辨认。

他低下头轻轻的吻上了芭芭拉的手背。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