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侠

最強武者第一百零五章哪國人CIA

  最强武者 第一百零五章 哪国人 CIA

  林旭这个时候,当真是什么也做不了,什么忙也帮不上,只能眼睁睁地看着

  不过他虽是替那外国女人担心与紧张,但倒也谈不上有多焦急,因为两人本就毫无干系如果这女人体力支撑不到,半路坚持不下去淹死了,他会替其可惜与无奈,但也谈不上会伤心

  好在水中有浮力相助,游泳倒也谈不上太过耗费体力这又不是比赛,不用花费力气去追求速度,最重要的是坚持所以那女人采用的是蛙泳的姿势,蛙泳是最为古老的泳姿,采用这种泳姿,也最能够节省体力与持久再加上她是往岸边泳,一阵阵的海浪往岸边冲涌,倒也起到了助推加快她进度的作用

  林旭虽然不会游泳,但也看过电视里的游泳比赛,通过比赛时主持人的解说,他对各种泳姿倒也多少有些了解而且他看得出来,这女人的游泳技术很好,而且身体素质与体力也好得惊人那么高的高度跳下来都没事,便足以说明了

  假如是平常情况下的话,这一千米的距离她怕是能轻轻松松游个来回但先经过了高空跳落后,她这时的身体已是有受到了伤而且之前在直升机上,假如跟林旭猜的一样的话,她怕是也经过了大耗体力的事所以她这时的体力已是消耗极大,看得出来她这时也是显得很吃力,只是在咬着牙坚持因为放弃的话,会是死路一条,不坚持也不行

  林旭一边看着那女人,一边眼角余光也不时四下搜寻,希望能够发现有什么可以起到帮助的东西忽然间,他在右边一百米外发现一道海浪里有一个救生圈在漂浮着,正在被海浪一阵阵不断冲涌地往沙滩上送去看样子,应该是白天有人把这个救生圈遗失到了海中,然后这会儿被海浪冲到了岸边他之前没注意到,可能是还在远处,没被冲到这里

  瞧到这救生圈后,他不由心下一喜,立即转身跑了过去跑过去一把捞起救生圈,又再立即返身跑回来这时再瞧那女人,但见已是接近到距离岸边一百多米的位置但看起来却也是有些奄奄一息,精神萎靡,似乎可能随时会竖持不住的样子

  林旭见状,连忙估摸下了位置,然后向其高喊声“接着”,手上内力一运,用力一甩,救生圈呼呼旋转着迅疾飞出,然后划过道优美的抛物线,准确无误地落到了那女人身前

  女人本是精神都开始有些恍惚了,被救生圈一撞,立即回过神儿来,然后一瞧眼前的是救生圈,不由大喜地连忙抱住,原本萎靡的精神也是为之一振

  借助救生圈的浮力,她终于能得以休息一下当即就抱住不动地喘气休息,然后任海浪把她往岸边冲涌着休息了几分钟,她缓过口气后,这才重新振奋精神地把救生圈套住,然后继续往岸边游来

  这回没过多久,约摸有十分钟左右后,她终于游到了岸边一上岸她也顾不得爬起,就累得翻身躺倒在沙滩上,大口地喘着气,享受着劫后余生与死里逃生的喜悦和放松

  林旭见她终于游上岸后,走过去俯身看着她,并借助远处他那辆摩托车未熄灭照过来的灯光,仔细重新打量对方

  近前细看,他发现这女人确实是个外国女人,而且还是那种典型的金发碧眼西欧人种皮肤白皙,并且显得很细腻,并不像上有人常说的欧美人种一般都毛孔粗大,皮肤粗糙这女人不但肤质很好,脸上也没有雀斑、痣等斑点瑕疵五官立体而分明,长得很漂亮,更有种异域之美的外国风情而且还很年轻,虽然身材已长得很高挑,发育的也颇显成熟,但面孔上还明显看得出有些稚气留存就跟他似的,身高不低,但脸上却还青稚未脱他猜这外国女孩儿的年纪应该是十八、九,最多不超过二十

  “嗨”这外国女孩儿抬眼瞧了眼林旭,有气无力地打了声招呼,然后向他笑了下,接着说道:“康桑哈米达”

  这话一出口,便让林旭不由一愣,因为这句“康桑哈米达”明显是句韩国话虽然他不知道是什么意思,但他这两天跟崔素英以及那个韩国人朴世昌多有接触,所以听得出来这明显是句韩国话

  何况英语他也是学过的,虽然目前只是初中水平,却也听得出来对方后面这句明显不是英语这女的明明是个金发碧眼的欧美人,但没想到一出口竟然说的是韩国语,着实是让林旭不由不古怪发愣,奇怪她到底是哪国人

  “Thankyou!”

  这外国女孩儿见林旭听得明显一愣,又紧接着用英语道了句谢她刚才那会儿虽然精神有些恍惚了,但也知道是林旭给她抛的救生圈要是没有那个救生圈,她最后那点距离很可能会坚持不住面前这个人是救了她命的,自然是要感谢她刚才说的那句,其实也是感谢话,是韩国话里谢谢的意思

  听到这句熟悉的英文,林旭松了口气,他还担心对方只会说韩国话呢,对韩国话他可是半点不懂,完全听不明白而英语他目前虽还是初中水平,但多少还是懂点的,一些基本的简单交流应该可以,多少能对凑,反正比听韩国话要强

  外国女孩儿见林旭听不懂韩国话却能听得懂英文,也是不由瞧着他仔细打量地面色有些奇怪,随即她忽然意识到什么,立即有些面色一色地焦急问道:“hereamI”

  这句话林旭也听得懂,意思是“我在哪儿”他当即指了指脚下的土地,道:“China,中国”

  “Oh,god!”女孩儿闻言后又是面色再变地哀叹了声,接着忽然用有些生硬的汉语道:“对不起,我刚才还以为这里是韩国或者朝鲜,想不到竟然是到了中国”

  林旭听这女孩儿竟然又改口说出了汉语,不由又是一惊这短短时间内,女孩儿竟已换了三门语言尤其汉语还是世界上公认最难学的语言之一

  ,但这女孩儿的汉语虽有些生硬,却说得很流利,甚至比同样是东方人种的崔素英都说得更流利些,实在是由不得他不吃惊能说得这么好,显然已称得上是精通

  精通多门语言,体力好,身手了得,从来历不明的爆炸直升机上跳下来,而且还提到了朝鲜这个全球敏感地区,并且刚开始以为可能是身在朝鲜或韩国把这些信息组合起来迅速在脑中闪过后,林旭不由面色一变地得到了个令他惊讶的猜想答案,向着女孩儿质问道:“CIA”

  “NO,NO,我不是CIA,你千万别报警”女孩儿听得他这一问,也是不由立即面色一变有些慌乱地慌忙摇手否认

  但听着对方的否认,林旭却是有些不信,面色放冷地道:“如果你解释不清楚的话,那我只能把你交给警察处理”说罢,他扭头往海面上还在燃烧的航空燃油与一些漂浮着的直升机残骸、碎片瞧了一眼,接道:“何况你弄出这么大的动静,我想也很难不惊动警察,说不定他们现在就已经在来的路上了”

  “抱歉”女孩说话的同时,忽然翻手从背后抽出把枪指向他,“请你相信我,我真的不是CIA,但我也真的不能被警察带走我会出现在这里,完全是个意外”

  她另一只手抬起指了指停在沙滩外的摩托车,接道:“那边儿是你的摩托车吗,我现在没什么力气,能不能麻烦你先带我离开这里请放心,到了安全的地方后,我会让你离开的,我保证不伤害你”

  “但我不保证不伤害你”

  林旭这句双重否定的话说得有些绕,汉语毕竟不是其母语,女孩儿乍一听,不禁有些一愣地没明白是什么意思

  但林旭也没给她机会弄明白了,在她一愣之际抬脚一踢,准确无语地迅速踢中其手腕,将她手里的枪踢飞出去接着不待她再有什么反应,便是跟着一脚踢中她脖子处,将其踢晕了过去

贺州治疗精囊炎医院
廊坊白癜风
黑龙江医健老年医院qq在线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