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侠

赤焰天尊第二百六十六章魔焰宗的秘密

  赤焰天尊 第二百六十六章 魔焰宗的秘密!

  魔焰宗是这个世界的主宰,魔焰宗内的一切景象除了魔焰宗宗人外,都不曾为世人所知+,

  魔焰宗内,隐蔽的会议室

  会议室上面仅有五人,而之前出过面的迦妲也在其中,那个之前一直执掌着火台之战的大长老是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面无表情,坐落在会议室的一角,可是他身上散发出来的气势却是让众人不敢轻视

  在会议室的主位上面,是一个手持尺子的儒雅男人,男人气质非凡,有着独特的读书人气质,如果不是坐在这里,很让人容易觉得他便是一个教书人可是,这个男人却没有人敢忽略他的存在,他便是现今魔焰宗的宗主,冥书

  冥书这一名是他自己取得,没有人知道他的意义何在当然,世人几乎没有见识过这个魔焰宗宗主冥书的真面目,就连那些魔焰宗的宗人见到这个神秘的宗主也是几年一次

  在冥书的左边是魔焰宗的大长老,依次便是一个长相平凡、脸上有个刀疤的消瘦男人,这个消瘦男人身材中等,模样不出众,扔在人群里面估计也不会有人注意到他不过,这个男人却是魔焰宗的执法长老,名为叶良辰

  在宗主冥书的右边是迦妲,而迦妲的右边则是一个矮小的老头——二长老旦庄

  旦庄是一个极为好色之徒,偏爱小萝莉,平日里都会常常搂着小萝莉,而晚上更是将那些小萝莉凌辱得不成样子这是他的癖好,也是魔焰宗众人所知的秘密,不过他贵为二长老,自然任何人不敢有所语言而宗主冥书对于此事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丝毫没有插手的意思,折让旦庄的行为更加的猖狂,不管是在宗门之内的任何地方,都会见到他搂着小萝莉

  可是,今天他的怀里却是空空如也

  “都收集到了么”冥书扫视一眼众人,轻声説道

  “是的,宗主”三长老迦妲説道,这些年中因为宗主冥书闭关修炼,所以魔焰宗的一切大大小小事务都放在他这个刚刚执掌的三长老身上

  “都有什么好种子吗”冥书开口説道,语气平淡

  “龙凤榜上面有几个人倒是蛮出风头的,那个叫做姬龙媞的娃娃倒是很不错,能看的也就那个姬龙媞那个小子不过除了这个小子外,倒是有一两个还是不错的他们都是龙凤榜的前五名,不过想来这一次还是不会有意外发生的”迦妲説道

  冥书diǎn了diǎn头,然后看向大长老,问道:“事情没有任何意外吧”

  大长老见到宗主冥书问话,那张似乎闭合许久的眼睛睁开,古老的眼神透过他的双眼发散而出,大长老看了一眼宗主冥书,微微地diǎn了一下头

  “三长老,接下来的事情就交给你了,那些娃娃要处理得好一diǎn,不能让世人知道这个事情按照以往的道理,如果能够控制得住的,就尽量控制起来,毕竟我们魔焰宗也需要补充鲜血,可那些不定数的家伙——那就都杀了吧”冥书淡淡説道

  除了魔焰宗寥寥无几的高层人之外,所有人都不会知道,魔焰宗有史以来居然隐藏着一个天大的秘密

  “宗主,我迦妲有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迦妲説道

  “説吧”冥书説道

  “宗主,我们现在的实力不弱,可是我们就忍心被禁锢在这个世界里面吗如果我们冲破封印,到时候我们可以到那个原本就属于我们的世界里称王称霸,何苦一辈子憋屈的活在这个小世界里面当决裁者呢”迦妲説道

  “虽然我们都知道我们是屈服在他们的手下,在帮他们管理这个小世界的,可是不管我们有多么大的罪孽,一百年过来,我们也该还清了吧”

  “可是你看看他们,他们并没有打算放我们出去,甚至每个十年就会过来加封我们体内的印记,让我们永远都离不开这个牢笼宗主,我们魔焰宗当年也是称霸风云,可是现在呢,现在的我们就是沦为别人的看门狗,任由别人欺负凌辱——”

  “宗主,我迦妲还望你三思啊”迦妲越説越激动

  ,可是脸上的表情却是很快地恢复了过来,好像他所説的话一切都没有发生过的

  听到迦妲的话,会议室陷入了无限的沉寂当中,这是他们心中的秘密,也同样是他们心中无比的疼痛——

  他们曾经是一代武者,在那个世界里面只手遮天,可以为所欲为,可是现在的他们却是被禁锢在这里帮着别人看守——迦妲説的没错,他们跟看门狗没有什么区别虽然他们现在在这个世界上也是主宰,可他们清楚的知道,他们永远都被别人踩在脚下

  终于,一阵叹息声传了出来,这是叶良辰发出来的

  “三长老,你也不是有所不知,现在的我们体内印记极为强烈,如果我们要通过传送阵那是天方夜谭的”叶良辰开口説道

  “执法长老,你是不是很安逸于这样的生活”三长老迦妲眼睛直视着叶良辰,叶良辰是属于大长老一脉的,所以他很少给自己面子,经常与自己对着干

  “不——相反,我很厌恶这样的生活——可是三长老,你同意知道他们的手段,即便我们真的能够逃出去,等待着我们的也会是他们无尽地讨伐——”叶良辰叹息説道

  “当初的我们魔焰宗势大人多,可是在他们面前却是不堪一击,犹如鸡蛋碰石头而现在一百年过去了,他们的实力膨胀发展得怎么样我们都没有办法知道,但是却是远非我们现在的实力可以对付的”

  “叶长老,你这话可就言重了”终于,身材矮小的二长老旦庄开口説道,他是属于三长老这一派的,所以自然支持三长老迦妲的观diǎn

  “虽然现在他们的势力庞大,底蕴让人无法抵抗,可是他们也有一些敌对势力,如果我们投靠他们的那些敌对势力,想必他们也不敢轻举妄动,更不可能为了我们与他们的敌对势力大动干戈,而如果我们一旦安稳下来,暗中发展势力,想来以我们的手段,建立一个新的门派也不是不可能”

  “再説,现在的魔焰宗里面也有着不少被我们所控制的弟子,以及那些累积下来的宗人,想要东山再起也并非难事至于我们体内的印记——我想,以我们的手段,消除它也是有些希望的”

  两派互相争吵,他们每个五年都会开一个这样的会议,其目的就是为了火台之战可是每一次会议下来,三长老和迦妲两方之人都是争吵不休,不过魔焰宗宗主却从未开口,仿佛一切的事情都和他没有关系一般

  看着两边争吵不断,宗主冥书看了一眼众人,然后开口説道:“迦妲説得对,我们也不该怎样沉寂下去了,毕竟百年过去,我们所犯的那些罪孽也都还清了不过,叶良辰担心的也并不是没有道理,毕竟他们现在家大业大,我们不可能得罪他们”

  提到叶良辰的时候,冥书却是看了一眼大长老,众人都知道,叶良辰的话便是代表着大长老的话

  大长老口中叹息一声,然后説道:“既然宗主如此打算,我这等老朽也只能跟随宗主了老朽活了大半辈子,也是一个快要圆寂之人,如果能够让我宗人离开这个牢笼,我老朽也是会尽一份力量”

  听到大长老的话,三长老迦妲眼神闪过一丝惊喜,他与大长老斗了那么多年,几乎每一次都是他吃了diǎn小亏,可没想到这一次大长老却是向他妥协了,这让他心中也是有几分得意

  “大长老都如此説了,我迦妲自然鼎力支持宗主的决定,跟随宗主离开这个地方”迦妲説道

  “可是宗主,他们种在我们体内的印记可非同凡响,你可有破解的办法”大长老説道,既然他同意了迦妲的提议,那么自然就不会有任何的反对意见

  冥书闻言,微微摇头,不过随后却是轻轻地diǎn头

  就在众人疑惑不解之时,宗主冥书开口説道:“圣宗的人在我们体内种下的印记除了他们自己,我们是很难破开的,我闭关期间也是研究几番,都没有任何的进展那个印记的手法极为高明,以我的实力想要破开那个印记可以是可以,不过到时候倒是留下的只会是一身废体”

  “不过,如果有圣宗的人帮我们,那么情况就不一样了”

  “圣宗的人”众人相识一眼,他们领悟不透宗主话中的意思

  “在几个月前,有一个圣宗的弟子来到了这个小世界,我想应该是这个小世界开放时候吸引他进来的吧”冥书説道,“这个小家伙的年龄不大,实力在同辈之人眼里却是不低,而且终于的是——他体内有着五星芒”

  “五星芒——”

  众人呢喃口中,他们对于那个东西却是十分忌惮,可是现在的他们却是极其期盼五星芒的出现

淮安哪家性病医院好
西宁治疗不射精症方法
酒泉治疗白斑病费用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