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

虚实战纪四十六命运

虚实战纪 四十六、命运

微风拂动,火红的枫叶缓缓飘落,枫树林中只余终于能道出心声的两个人,而原本躲在不远处的张龙潜却早已经拉着季海云和苍炎悄然离开了。

虽然不可否认她对南宫飘和白露之间会如何进展多少有些好奇,但她还不至于真的一直偷窥下去,既然两人总算能彼此坦白,她要是还留在那里看着的话,也就太不识趣了。

不用张龙潜解释季海云也明白她的想法,轻轻笑了笑,他便主动为寻不着回去道路的张龙潜带起了路,而同行的苍炎却没有任何反应。

想想自己可是用“暗中保护南宫飘和白露”这样的理由把他拉来的,现在就这么离开说不定他还会折回去呢,于是张龙潜不放心的小声叮嘱苍炎,让他先别去找南宫飘,干脆暂时跟着她去休息一下得了,可是却依旧没有得到任何回应,她不禁有些担心的拽紧了苍炎的手腕。

还好,苍炎并没有做出任何挣扎,也没有半点要折回去的意图,这让张龙潜暗暗松了口气。

毕竟要是苍炎执意回去的话,她可是完全阻止不了的,到时候南宫飘和白露那边肯定是鸡飞狗跳墙,而张龙潜一路悄悄跟随的事情也铁定曝光,到时候白露会有什么反应也就不难猜测了。

已经惹恼了一个周邈,张龙潜可不想连白露也给惹怒了。

想着张龙潜就跟苍炎说起话来

虚实战纪四十六命运

,以图分散他注意力,不让他有机会出现折回去的念头,可无论张龙潜说什么样的话题,说的话是询问还是陈述,苍炎都一直是不发一语,如同完全没听见一样,但张龙潜却毫不在意,依旧跟他说着一些无关痛痒的小事。

好在偶尔季海云会搭个话,否则说个不停的张龙潜就跟自言自语没什么区别了。

就这样走了一会儿,三人总算离开枫林踏上了大路,张龙潜回头看了看,终于忍不住感慨。

“这还真是好一段时间了啊……”说着想起在仲坤刚见到南宫飘时白露那委屈复杂的神情,张龙潜不禁轻笑起来,而后又好奇的看向身旁的两人,“不过话说回来,虽然我总算明白南宫为什么一直这么逃避了,可是他说的‘沉重’‘肮脏’……是指什么啊?”

一时间的沉默之后,苍炎依旧没有回答,开口的是季海云。

“这个嘛,要说具体的我也没法说清楚,不过每个历史悠久的道法世家都有些这样或那样的,南宫他也不例外吧……”

说着他们已经顺着大路往中心街区走去,这时张龙潜的响起了收到信息的提示音,她便暂时止住话题摸出,打开发现竟然是白露发来的消息。

看着那只有一句话的信息,张龙潜轻轻笑了。

收好,她继续和身边态度截然相反的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天,声音比之前还要轻快了许多,对刚才那个有几分严肃的话题却再也没提起。

方才回答她时,季海云的脸上是爽朗得堪比阳光的笑容,声音也相当轻松,完全就跟“沉重”“肮脏”一类的词汇不沾边,张龙潜自然的就认为那只不过是南宫飘单方面夸大的用词而已,当然不会在愉快放松的现在再去深究了。

她根本就不明白,所谓的“世家”这种存在,到底有着多么深刻的阴影。

而季海云也没有想到,他只不过是想让她放宽心才没有多说,却在日后造成了她的万分痛苦。

――乃至绝望。

未来的事对他们都还很遥远,谁也没有想到,谁也没有去想,枫林中的两人全身心的沉浸在那份来之不易的甜蜜幸福之中,而枫林外宽阔的路上,步履轻松的三个人只是在秋日的阳光下肆意谈笑,不带忧愁。

唯有远方的两人将一切尽收眼底。

一人睁眼叹息,一人闭目轻笑。

两人相隔甚远,分明无法见面,但闭目之人却似乎知道另一人的存在,他抬手为自己满上一盅酒,唇角的笑容依旧淡然。

“这还真是惊人的未来啊……不过,烟鹤所看到的这一切,寒阳真人您早就知晓了吧?”浅酌一口杯中清香的酒液,他的笑容之中多出了几丝了然,“知晓道法界的未来,知晓这个世界的未来,也知晓他们的未来,可是您却还是让他们相遇,让他们相绊,未加阻止。您……是在‘赌’吗?”

远在学院之外的地方,威严的老人正静静的站在一间干净整洁的古老房间之中。

房内布置得很简单,墙上挂着一副画,下方摆着一张香案,上面放着精致的香炉烛台以及三个牌位,除此以外空无一物。

注视着当中的牌位半晌,张寒光再次轻轻叹息。

“把未来……赌在他们身上真的好吗?那般绝望的未来真的能够改变吗?老夫……没有做错吧?”威严的眸子之中掠过一丝动摇,他抬头看向墙上的画。

画中之人水墨渲染,栩栩如生,腰间玉笛仿佛触手可及,脸上的神情带着伤痛,却又如此的威严。

看着那画中之人,张寒光忍不住又是一声叹息。

“为了这个未来,您等候了一千六百多年,您……墨榕大人……您可曾也如此迷惘?”

老人的眸子之中掠过一丝不忍,而远处的学院里,一身白衣的李烟鹤端坐在房间内,轻酌酒液,脸上的浅笑没有丝毫动摇。

“即使心中不忍,您也还是将一切‘赌’在了他们身上,期冀未来能因此而有所改变,但是,寒阳真人,未来……是不可能改变的。”

酒香弥漫的房内,他的声音清晰的回响,淡然,却肯定。

“千年前的过去如是,千年后的今天也如是。”

“人类所能做的,只不过是顺应着命运的轨迹,向着既定的未来前进而已。”

“谁也无法改变。”

饮尽杯中的酒,李烟鹤缓缓睁开双眼,露出的却是一双浑浊的眼珠,没有视线,没有焦点,他却像看到了什么,笑容超然而坚决。

“这个世界……终究会走向毁灭。”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