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

神冥屠虐第两千零六十四章首杀一更求收藏求

神冥屠虐 第两千零六十四章 首杀(一更求收藏求订阅)

“这么不可能?你真以为你一个五段武帝就能够对付得了我们?简直就是痴人说梦话,告诉你,今日便是你的葬身之地。品书”金瞳一脸嘲笑地表情看着对方,异常的不屑。毕竟区区一个五段武帝,金瞳确实没有当回事,即便对方的实力可以比六段武帝的人族还要强悍,但到了他的面前却根本就不算什么,轻而易举便可以解决掉

神冥屠虐第两千零六十四章首杀一更求收藏求

只要金瞳认真起来,别说只是一个五段武帝的冥族了,就算是更强悍的七段八段都不是什么问题,毕竟金瞳的真实实力确实是要比修为强悍太多太多了。当然这个其他的人并不知道这一点,但亲眼看见当然是不一样的了,可以说在场的所有人都被金瞳的实力给震惊到了。即便是王刚等人知道金瞳实力不俗,可是亲眼看到却又有着一股强大的冲击感。

“可恶,可恶啊!我堂堂冥族怎么能够死在你们这些卑贱的人族手中!不,这绝对不可能,不可能!”五段武帝的冥族大声怒吼道,但不管他如何叫嚣,却依旧改变不了他一点都不能够行动的事实。可以说现在的他整个人都已经处于一种呆滞的状态,根本没有办法行动,更不用说杀死眼前的这些人了。

王刚等人虽然也无比的震惊,但至少要比冥族好得多,他们确实是非常震惊与金瞳的实力,居然可以做到这一步。要知道对方可是冥族的五段武帝,真正的实力还要比他这个六段武帝强大的多,但是现在呢?却如同一滩烂泥一样,被金瞳打成了这个样子。

要知道之前金瞳根本就没有动多大的气力就将对方给打成了这样,一下子就失去了战斗力。足以看得出来金瞳的实力是非常的恐怖的,至少从现在看来,如果是自己的话,恐怕也没有办法在金瞳的手底下走过一招。不得不说这才是最让众人震惊的地方,毕竟他们知道金瞳强大,却没有想到会强大到这个程度。

“金瞳兄弟,你,你这也太强了吧?一招就把这个冥族给解决掉?他,他再怎么样好歹也是一个五段武帝吧。可是怎么好像直接被你给秒杀了?”陈民瞪大了眼睛看着对方说道。

“什么叫好像,就是把他给秒杀了。人家金瞳小兄弟的实力可不是你所能够理解的,肯定更强大的冥族都不是金瞳小兄弟的对手,有金瞳在,那么就不用害怕我们之后的路了。那些冥族肯定不会是金瞳小兄弟的对手的。”王刚连忙开口说道。

“我去,我大牛还从来没有见过有人能够把冥族当成是小孩子一样虐杀,金瞳你可真的厉害啊!我大牛算是服气了,这实力真的是太可怕了。不过这样也好的很,我们可以击杀更多的冥族了。”大牛开口说道。

金瞳却连连摆手,不要意思地说道:“别,别千万不要这么说。大家这么说我都要不好意思了,只是因为这个冥族太弱了一些,我这才能够如此轻松地解决掉他。并不是我有多强的缘故,大家不要这么说了。”

这句话可以说直接让倒地的冥族吐出半升血,哪有这么说别人的,这简直就是打脸啊,啪啪啪的打脸啊,简直就是不给一点面子。不过人家是人族,自己是冥族,人家不给面子也是正常的,毕竟自己的小命也肯定是要丢在这里的。虽说自己很不服,但是自己也知道,人家的实力确实是要比自己强大的多,就好像自己面对的不是一个少年,而是一个高级的武帝。要是不是那样的存在,又怎么可能会一招就秒杀了自己?

这其中的差距实在是太大了一些,即便是冥族都没有办法不承认这一点,自己在对方的手底下根本就走不过一招,差距实在是太大了。要知道自己可是五段武帝啊!再加上自己是冥族的缘故,从真正的实力上面看,人族就算是六段武帝恐怕都不是自己的对手。但是自己却败在了这个少年的手中。

眼前的这个少年看上去年轻,也根本不是什么所谓的驻容有术,摆明了就只是这么年轻而已。可是这么年轻的人族却能够这么强?这简直就要比他们冥族的纯种血统的存在还要强悍啊!恐怕依然达到了王族血统了,就算比不上帝族血统,但也应该差不了太多。

天哪,人族怎么可能会存在这么强大的人物?日后若是给他时间,那恐怕真的有可能会对他们冥族造成巨大的损失的,即便不会有什么太大的问题,但肯定是会造成损害,这绝对是任何的冥族都不愿意看到的事情。

但是这件事情他却又没有任何的办法专递回去了,因为他知道,自己肯定是会死在这里,没有半点侥幸。他可不会认为对方会放过自己,自己是冥族,本身跟人族就有这不共戴天的大仇。更不用说死在自己手中的人族依然有了数百人之多了,而且都是一些武力强大的存在,就更加不可能放过自己了。

索性他也就没有去做任何的求饶,因为他知道这是没有任何意义的。金瞳等人也确实是不可能放过对方,所以很自然地走到了对方的跟前,提起一把刀,直接将其头颅给割了下来,这也是金瞳到血域击杀的一个冥族。实力也不弱,五段武帝,换成是其他的人族,想要击杀对方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不过自己却很幸运地找到了机会直接将其秒杀,这也算是一个开门红了,至少金瞳还是很高兴的。毕竟自己才来了前线没有多长的时间就已经遇到了一个冥族并且将对方给击杀掉,也算是替人族做了一些事情,对于这一点金瞳还是很高兴的。

“这,这就杀了?”陈民瞪大了眼睛,难以置信地说道。

敌地远科独后察战月不封羽

敌科地不酷结球接月月所考

“是啊,难道还有什么讲究不成?”金瞳呆萌地点了点头,歪着脑袋看着陈民,一脸疑惑地问道。

友情链接